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軍事天地 > 正文

不愛紅裝愛戎裝——記陸軍首支女子導彈連

來源: 新華社 編輯:唐慶 2019-06-20 08:28:37  

吊裝導彈。李家安 攝

新華社記者劉小紅

夜,西北大漠。

藍軍多批目標突然出現。紅軍雷達迅速鎖定,導彈剛要發射,突遇干擾,目標接連丟失。一群女兵迅速追蹤干擾源,反制并重新鎖定目標。隨著幾聲巨響,藍軍靶機被擊落。

這是第75集團軍某防空旅發射制導連——陸軍首支女子導彈連參加紅藍對抗時的情景。

操控吊臂吊裝數噸重導彈,如提線木偶。操作成百上千按鈕,忙而有序……

導彈女兵一身戎裝英姿颯爽,藐視艱難困苦,摸爬滾打,把復雜的導彈裝備操作得嫻熟自如。

誰又能想到,入伍前,她們曾是白領、大學生、護士、教師……入伍后,她們不甘心當話務員、衛生兵,非要當導彈女兵。

要當合格導彈女兵,她們要付出很多。

為了練力氣,她們需要“增肥”。

女兵力氣小,三步登車、兵器展開與撤收等“力氣活”曾讓她們犯難。某型導彈裝備對體能要求更高:4名裝填號手要用肩膀扛起100多公斤重的導彈。

“以前千方百計減肥,不承想,當兵后第一件事卻是增重。”上士林英說,“舉重練體能,我們累得拿不住筷子。為增重,拼命增加食量,兩個月平均胖了10余斤。”

臟活累活是家常便飯。

裝備噴漆,女兵們婉拒男兵的“友情支援”,自己干,全然不顧身上、頭發上沾滿了漆。

裝備鐵路運輸卸載,女兵們拽鐵絲、掰卡鎖、扯卡扣、踹三角木,動作一氣呵成,虎虎生風,讓不少男兵自嘆不如。

“裝備維護保養,女兵們鉆進裝備狹小空間,把每個部件都擦得锃亮。”男兵們豎起大拇指點贊,“導彈女兵都是‘女漢子’。”

“目標搜索與跟蹤”課目是某新裝備訓練難點。為練就“鷹眼”,女兵們在雷達屏幕前一盯就是數小時,常常練得眼睛流淚。

憑借不服輸的勁頭,女兵們戰斗力不斷提升。連隊剛組建7個月就實彈射擊,首發命中。

研討訓練方法。吳新銳 攝

2016年金秋,對抗演練中,女兵們用首發命中的戰績宣告,某新型防空導彈列裝僅8個月即形成戰斗力。

“女兵拼起命來,真可怕!”男兵們說。

一次,在氣象條件不佳、靶機航路多變的情況下,她們挑戰極限,創某型導彈擊中目標高度全軍“最低”紀錄。

導彈女兵,個個有硬功。

二等功臣、藏族排長斯娜拉姆是優秀光瞄手、全軍首批戰車女司機,更是某型導彈“全能號手”。

一次演練中,一名號手受傷空缺。眼看著“敵機”來襲,可沒人能代替她操作,雷達天線無法展開,只能眼睜睜“戰敗”。

斯娜拉姆決心練成“全能號手”。這意味著要熟練掌握某裝備車上多個號手的全部理論和操作。她鉚在學習室、訓練場,不到一年時間,就學完了幾十萬字的理論,掌握了搜索、發射等多項專業技能并通過考核。

幾十噸重的戰車,穿隧道、過橋梁,長途奔襲,進出陣地,若非親眼所見,誰能相信駕馭這個龐然大物的,居然是“弱女子”。

起初,特種車駕駛員馮麗芳力氣小,甚至轉不動方向盤,掛不上擋。“練,一遍又一遍,方向盤甚至把手都磨破了。”馮麗芳說。

剛占領陣地,下士牛俊蒙就在3米多高的兵器車上爬上爬下架設天線。 “這個課目,牛俊蒙比男兵還快!”班長夏伊琳說,“今年初,她還獲得全旅比武第3名。”

連隊組建以來,她們苦練技能,創新戰法,戰斗力快速提升。18次參加上級考核,成績全優,實彈發射次次命中,創多項全軍紀錄,被表彰為“全國三八紅旗集體”。

主管:中共銅陵市委宣傳部 主辦:銅陵日報社 地址:安徽省銅陵市淮河大道北段358號
版權為 銅陵新聞網 www.xrwuvs.live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
皖ICP備05012973號 [皖網宣備08004號]
聯系電話:0562-2862152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62-2876599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猴子爬树投注